• slider image 64
  • slider image 65
  • slider image 66
:::

看不見的性別弱勢,魔鬼藏在細節中

陸啟華 於 2014-07-02 07:46:38 發布,已有 1330 人次閱讀過

  《看不見的性別弱勢,魔鬼藏在細節中》

文/林秀怡(婦女新知基金會秘書長) 

談到性別弱勢的時候,多數人會直接聯想到同志、跨性別、愛滋感染者等族群,卻鮮少有人會認為女性是性別弱勢的一環。近年來,台灣在婦女團體的努力下先後完成民法修法、性別平等工作法等重要工作外,也將性別主流化概念帶入台灣,並在公部門大力監督與推動;不少人都認為台灣的女權高漲,性別差異已不若以往明顯,無須再推動與關注。但,事實並非如此,仔細檢閱議題中的性別觀點,依然可見女性居於性別弱勢仍須努力的種種問題。性別平等不只是「尊重女性」或「性別主流化」而已,還需要更進一步落實在各項議題中。 

魔鬼藏在細節裡,若不仔細檢驗,很容易就輕忽了女性作為性別弱勢的現況;以目前沸沸揚揚的兩岸服務貿易協定、自由經濟示範區等議題來說,看似性別中立的經濟議題,實質上卻可能對女性造成不利影響。婦女新知基金會從2010ECFA爭議期間,就指出經貿開放政策讓不同性別、年齡、族群、階級、地域環境受到不同程度的正負面衝擊,政治經濟權力弱勢一方往往在自由市場中承受絕大多數負面衝擊,卻無法從中得利。因此我們不斷呼籲政府,應事先進行性別及人權影響評估,釐清誰受益、誰受害,想辦法進行修正及實質補救,保障基本人權、維繫社會平等。然而政府硬推服貿和自經區,每一份性別及人權影響評估都隨便亂寫,幾行字簡單以「對男女從業人員無影響」、「性別分布與目前情況並無差異」草率帶過,還有的產業(如美容美髮業)根本沒有被納入評估,這根本就是打發女人、應付女人! 

面臨經濟議題,政府總是以「利大於弊」作為唯一回應,這種只看到諸位「爺們」能賺多少錢,卻不管「爺們」以外的其他人、尤其是「娘們」受到什麼影響的例子俯拾即是。例如政府設置自經區,大幅徵收土地以吸引資金進駐,但研究顯示,土地徵收制度本身就產生不同的性別與階級衝擊,因為繼承土地所有權、或有能力購買土地的大多數是男性(2013年男性擁有的土地面積是女性的2.86倍、公告現值為女性的1.8倍),徵收過程中只有這些所有權人得到補償,加上自住戶受到的生命衝擊又遠大於投資客,因此當女性自住戶因土地徵收必須離鄉背井,甚至事業、生活分崩離析,她們卻什麼都得不到。 

除此之外,台灣長期照顧由血汗勞動撐起,受害的多數是女性,照顧人力嚴重短缺、勞動條件日益低落的惡性循環,是她們日夜承受的痛,若將來僅有的照護人力流向自經區從事昂貴的國際醫療,或服貿協議中的中資可投資小型長期照顧機構,不管無酬或有酬的本外籍女性照顧者,都將陷入更惡劣的勞動環境和經濟處境。照顧私有化、市場化,壓低成本獲取最大利潤是企業的首要目標;而減少照顧人手、增加每名員工負責的照顧人數、逼外籍監護工超時工作、綑綁老人限制他們的行動、出了什麼事都向家屬隱瞞,或者完全拒收他們認為比較難照顧的長輩等等方法壓低成本,以侵害照顧者勞動權益與危及被照顧者措施,作為增加競爭力的方法。 

機構服務市場競爭的受害者多數是女性,根據內政部的統計資料,小型老人及安養機構實際進駐者中55.8%是女性,而機構內的員工更有八成五是女性。盲從自由貿易和市場競爭,照顧服務不可能自動變好,只會拉低照顧人員勞動條件,惡化台灣照顧人力不足的現狀,讓長輩與家屬更不安心。 

也因此我們主張,兩岸一切協議、乃至於所有的國際協議,都應該納入人權條款,而人權條款就應該包括性別平等條款。這並不是理論的空談,而早有國際先例存在。例如,歐盟與亞非國家的經濟夥伴協議(ACP-EC-Partnership Agreement, 亦即The Cotonou Agreement),在協議本文中就明定,協議當事國應該尊重女性權利與平等的國際公約,要致力於在合作的各領域中都考量到性別面向,並且要確保平等的分配、促進性別平等,甚至訂有性別議題的條文(見附件)。還有其他的協議例子也都將性別平等納為協議的內容。例如,北美的勞動合作協議(the North American Agreement on Labour Cooperation),在協議的側記(side accords)中也規定當事國應促進有助於職場的性別平等、消除勞動性別歧視與薪資性別平等的合作。美國與中美洲的自由貿易協議(the United States–Central America Free Trade Agreement)、歐盟與墨西哥的全球協議(EU–Mexico Global Agreement)也都有促進性別平等(特別是職場上的性別平等)之規定。 

許多研究都已指出貿易自由化對於女性的弱勢處境有惡化效果,特別是越弱勢的低階勞動女性所受的衝擊越大,而協議中納入性別平等的文字也無法完全治癒貿易自由化的傷害。但是,在協議中彰顯國家促進實現性別平等的義務,是最起碼的要求。政府該做的是立即著手研究,在下個正式會期中提出審慎的性別及人權影響評估,讓人民參與審議、國會進行實質監督,別再用「先施行再想辦法評估」的推托之詞或亂花稅金拍「潮」到不知所云的廣告愚民。性別不平等惡化、人民的權益受到長期損害,往往需要更多資源、力氣來彌補,甚至可能無法彌補,因為政府已給予財團太多賦稅優惠而喪失資源重分配能力。 

照顧性別弱勢不是口號,而所謂的性別弱勢也絕非性少數才是弱勢。性別弱勢是種相對概念,而非絕對概念;弱勢者有可能是你,可能是我,甚至是我們身邊看似強悍的任何女性,在面臨缺乏性別思維政策時,我們都是性別弱勢;唯有帶著性別之眼,仔細檢視各項議題中所隱藏的性別不平等,才能實質落實捍衛人權與性別平等之價值。性別運動,是時時刻刻的工作,無論在哪裡,倡議與反思的聲音不會缺席!

:::

快速登入

輔導團選單

輔導團相簿

【臺南市性別平等教育議題輔導小組】1051116臺南市性平到校諮詢(第三次)-崑山國小